彩票投注app
您当前所在位置:彩票投注app > 雄安 > 天津一客车落水致26死 乘客:没有听到任何呼救

天津一客车落水致26死 乘客:没有听到任何呼救

来源:未知作者:雄安新区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08:58
原标题:天津一客车落水致26死 乘客:没有听到任何呼救

  7月1日晚9点30分左右,一辆由河北邢台开往沈阳的客车,在行至津蓟高速宝坻段时发生车祸,由路边翻入渠中。车上30人26人遇难。经初步查明,事故系因客车爆胎失控所致。安监总局已指派工作组赶赴现场,要求查明事故原因,依法严肃追责。

  7月1日下午1点,一辆车牌号为冀EA5566,隶属邢台市交通运输集团的客车,从河北邢台中心汽车站开出。按照既定路线,21个小时之后的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,这辆车将到达它的目的地沈阳。

  客车核定载客人数38人,实载30人,票价295元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邢台中心汽车站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冀EA5566“出站的时候,一个乘客也没有,没卖票”。

  晚上9点半,不少乘客已经熟睡。当客车行至天津市宝坻区境内时,发生车祸。

  2日上午,天津市安监局发布通报称,7月1日晚9点半左右,一辆车牌号为冀EA5566的中型客车,行驶至津蓟高速天津市宝坻区尔王庄镇小高庄段时,因爆胎失控撞坏高速隔离护栏,坠入高速桥下闫东渠内,造成车上26人死亡、4人受伤。受伤4人尚无生命危险。

  安监总局已指派工作组赶赴现场,查明事故原因,核清载客人数,依法严肃追责。

  探访

  钢制护栏被掀翻

  昨日上午,记者赶到了客车翻车地点。尽管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12个小时,现场依旧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汽油味。

  记者看到,从距离高速桥近百米的位置开始,护栏上便已经有了擦痕。一些路段原本被螺丝拧紧的钢质护栏,被整个掀翻,螺丝与护栏的间距超过10厘米。而越靠近高速桥的路段,护栏损毁越严重。高速桥一段的水泥护栏,已经被整个撞成粉碎,露出内部的钢筋。桥上的圆棍状护栏,在剧烈地撞击下,整个翻到了桥下。

  在事发路段,记者注意到两条明显的刹车痕迹,前后绵延数十米。

  一名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,闫东渠是一条人工灌溉河道,深度在3米左右。在闫东渠的两岸,散落着客车上的物品。

  在事故现场,一些环卫人员仍在进行最后的清理工作。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事故车辆已经于上午6点多被拖走,事故路段也随之恢复了通行。

  焦点1

  是否超载超期服役?

  邢运集团否认超载、超期服役,班线由驾驶员所承包

  记者随后从天津市应急部门得到确认,4名生还者包括售票员、副驾驶及两名乘客。据生还者称,车内共计30人。

  记者注意到,事故车辆7月1日13时左右从邢台中心汽车站发车时并没有乘客,这30名乘客均为途中上车,而途中上车乘客信息由司乘人员掌握。这也就是说,虽然在邢台中心汽车站实行的是实名购票制,但途中上车的乘客信息就很难做到与车站实时同步。因该车为非实名制售票,目前遇难者身份很难查证。

  针对网友关注的车辆是否存在超载、超期服役等情况,记者采访了事故车辆的管理单位邢台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。据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事故车辆7月1日13时左右从邢台中心汽车站发车。车辆核定载客人数为38人,事故发生时实载30人,不存在超载情况。

  此外,事故车辆行业管理部门行政许可经营期限为2011年1月24日至2018年1月23日。事故车辆初次登记时间为2011年3月1日,也不存在超期服役情况。

  据介绍,车上有司乘人员4名,其中包含正副驾驶员两名、售票员两名。公司实行公车承包经营,对驾驶员实行聘用制,车辆产权为公司,班线由驾驶员所承包,管理归公司统一管理。据新华社

  焦点2

  客车是否违规载货?

  现场发现轴承包装箱碎片,知情人称事发时大巴载有轴承

  据新华社报道,事故车辆终点站沈阳团结北站长途汽车客运站负责人林久刚介绍,出事故的客车是目前唯一一辆往返于邢台至沈阳的客车。由于这趟线路客流量很少,发车时间也不固定,通常是攒够了人数才发车,少则数天,多则一个礼拜。

  大巴车拉客生意不好,货运生意不错。“代办小型货物托运”,是涉事大巴车曾打出的广告。一位来自与临西县临近的、山东临清县烟店镇的高姓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临西县和临清县是全国最大的轴承集散基地之一。

  以往在临西县,“经常可以看到大巴车拉轴承,行李箱全部放满,然后到全国各地。”他说。

  多位乘坐过该辆大巴的人士透露,该大巴一般在下午1点从邢台车站发车,至下午5点左右,到达邢台市临西县,在临西县一货站停车1小时左右装载轴承。“全是一件件的,很重。”

  有知情人士透露,事发时,该大巴车也拉了不少轴承。

  昨日,新京报记者在津蓟高速车祸现场发现,高速路下、闫东渠两岸,散落一些轴承包装箱碎片。

  从事故现场的轴承包装箱看到,包装箱上印有“哈尔滨轴承制造有限公司”字样,另有一张“舍弗勒贸易有限公司”的单据。后者来自德国,是世界最大的滚动轴承和汽车部件生产商之一。

  昨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仅在事故现场看到少量轴承零部件。

  上述高姓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涉事大巴曾在临西货站停留,其家属事发当天就是在该货站上的车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涉事大巴以往经常在临西拉轴承。

  “大巴车拉1吨轴承的运费是500-600元,一辆大巴车经常可以拉8-10吨。”上述高姓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。照此推算,该辆大巴车客运收入为6000多元,如果拉满轴承,将可多获得5000-6000元收入。

  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1997年发布的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-1997关于车辆荷载的部分规定,车辆乘坐人数的核定,按载重量核定人数1t折合15人(长途客车1t折合13人)。这意味着,核载人数为38人的客车,其载重量折算为2.92吨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,道路运输车辆运输旅客的,不得超过核定的人数,不得违反规定载货。

  目前,车辆爆胎具体原因有待官方公布。

  特写

  未抵终点的“冀EA5566”

  妈妈带三个孩子搭车回沈阳均遇难;幸存者称落水时大部分人在睡觉

  7月1日下午1点,和平常一样,这辆车牌为冀EA5566的双层长途卧铺车,从河北邢台中心客运站发车。原本,它会在次日上午10点左右,抵达沈阳北站长途汽车站。

  出发8个多小时后,大巴驶入津蓟高速。晚9点半左右,在津蓟高速宝坻区尔王庄镇小高庄段,大巴一侧爆胎,车辆失控,冲破护栏,坠入高速公路桥下的闫东渠内。

  据官方通报,大巴搭载的30人中,26人遇难,4人受伤。

  他们中的大部分,都是打工者和生意人。因为方便,他们坐上了长途卧铺客车。

  这一次,冀EA5566和它的乘客,最终,没能抵达目的地。

  空车出发

  7月1日下午1点,河北邢台中心车站。

  冀EA5566载着司机、副司机刘长海、售票员贾少庄等司乘人员准时出发。没有一位乘客。

  贾少庄今年18岁。今年春节,他刚刚当上这辆长途客车的售票员。这几年,其他交通工具发展迅猛,严重挤压了长途汽车客运的市场。

  “现在客运大巴的生意不好做。”贾少庄感慨。

  为了收回成本,大巴打出了“代办小型货物托运”的广告。

  车辆行驶到邢台的高铁桥下,终于有了第一批乘客。

  下午5点,和往常一样,大巴行驶到邢台临西县一个货运站停车一个多小时。

  几位多次乘坐这辆大巴的乘客说,大巴常在这装上轴承,“很重。”

  范中静在沈阳做轴承销售的生意,三个孩子在邢台老家上学。刚放暑假,范中静从老家接上三个孩子,去沈阳,跟丈夫团聚。

  范忠静一家四口上了车。高速路上,大巴一路急驰。

  晚7点20分,车辆行驶到沧州献县高速路口。在沈阳工作的刘新力在这里上了车。几天前,他从沈阳前往沧州看望妻子。返回沈阳时,妻子帮他联系了这辆车——他的妻子在沧州和沈阳往返时,常坐这辆车,但对刘新力来说,这是第一次。

  刘新力回忆,他是大巴的第29位乘客。

  双层卧铺大巴,床位分成左中右三列。上车后,刘新力躺在了左侧车厢的下铺。

  一位曾多次乘坐该大巴往返邢台和沈阳的乘客李先生回忆,上车就得脱鞋,一到夏天,车上弥漫着汗味混合臭脚丫子的味道。

  “但买票方便,不用提前买,打个电话就能订。”李先生说,尽管卧铺躺着不舒服,密闭空间空气不流通,但因为方便,还是选择这种出行方式。

  7月,正值仲夏,室外气温三十多度,车上开着空调,车窗紧闭。

  “没有任何呼救声”

  驶上津蓟高速时,大巴已经载上了第30位乘客。

  躺在卧铺车厢的乘客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梦乡。“车厢里没有人说话,很安静。”刘新力说。

  刘新力没有睡着。

  大巴行驶到津蓟高速宝坻区尔王庄镇小高庄段时,一侧爆胎,在路面上打转,随后冲出护栏,掉进旁边的河渠。

  刘新力没有听到爆胎的声音。

  他躺在卧铺上,感觉车身晃动了一下。“感觉车擦上了路边的护栏。”

  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身处水中,周围一片漆黑。

  “时间很快,冲下去时,大部分都还在睡觉,没有听到任何呼救声。”刘新力说。

  几分钟后,车厢里灌满了水。

  贾少庄分析,此前车上开着空调,车窗密闭,可能在车辆擦着护栏冲下去时,擦破了车窗或车门。

  据央视记者事后探访,现场散落着很多从车上掉下来的碎片,公路旁边的护栏已经被冲垮。坠入水中的汽车已经被水淹没。警方在马路上找到了已经与汽车分离的爆胎轮胎。

  刘新力记得,在灌满水的车里摸索出口时,感觉到腿部被人抓了几下。“后来就没有动静了。周围没有任何呼救声。”

  刘新力在车里摸索了三四分钟,找到了一个缺口,游出大巴。

  贾少庄的铺位位于大巴的右侧。在大巴冲出护栏的一刹那,他被从车厢中甩了出来,扔进了3米深的河道里。事后,他得知,处于同一侧被甩出的还有副司机刘长海和60岁老太太周秀芬。

  贾少庄记得,他当时距离大巴一米多。“我不会游泳,胡乱挣扎,终于抓住了车。”他说。

  几分钟后,他挣扎着爬上了车顶,车辆没有晃动。四周,安静,漆黑。

  事后,他推测,双层大巴的高度和河渠的深度差不多,大巴刚好着底。

  “我要救人”

  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,贾少庄突然反应过来:“我要救人!”

  和这辆车来往邢台和沈阳近百次,他记得,车顶有一个天窗,平时在里面被反锁。他想到,打开这个天窗,可以救出里面的人。

  他试着推了几次,都失败了。

  这时,他看到从水中游上来的刘新力。

  “赶快上车顶来。”贾少庄喊。他想着,和刘新力一起,一定可以打开天窗。

  刘新力爬上车顶后,贾少庄发现,刘的手部受过伤,没法给他帮忙。

  两人在车顶商量怎么办。

  “赶快救人!”两人循声望去,看到了车厢后部岸边的一位老太太。事后得知,是60岁的周秀芬。

  在大巴冲出去的一瞬间,周秀芬被甩到岸上,头部受了重伤。

  回过神来,贾少庄继续尝试拉开天窗。

  几分钟后,天窗被打开了。“里面的扭把已经被我拉到变形。”贾少庄说。

  他准备从天窗捞人。

  贾少庄捞了几把,发现,摸到的都是一大团一大团的棉被。

  “棉被、物品已经把车窗都堵死了。”他对旁边的刘新力说。

  贾少庄回忆,仅仅清理天窗口的棉被,就花了他足足20分钟。

  “等所有杂物都清理干净,我下手捞了几把,什么都没有摸到。”贾少庄很绝望。

  刘新力回忆,事故发生大约40分钟后,救援人员赶到。

  “这个家毁了”

  全车30人,生还者一共4人。

  救援人员赶到后,4名生还者被送往医院救治。

  周秀芬头部受伤,进了重症监护室,没有生命危险。

  宝坻区人民医院外科医生介绍,刘长海胸部和背部都有皮外伤。贾少庄和刘新力则是轻伤。

  刘新力早上给老婆打电话,报了平安。

  7月2日上午,陆续有死者家属赶往天津寻亲。

  范中静一家四口没在生还名单上。

  在宝坻区一家属接待中心,范中静的婆婆无法抑制,失声痛哭。“老太太非常自责,后悔不该让几个孙子去沈阳。”一位亲属说。

  “这个家毁了。”一位父亲捂着脸说。他刚刚成家的孩子,正在失事的大巴上。

  一位帮忙寻找邢台老乡的王先生说,自己的一位老乡一直联系不上,可能是上了这辆大巴。“但不确定。”他说。

  7月2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,打捞仍在继续。

  乘客并未实名购票。目前,仍有部分死者身份未能确定。

  事发后,有人晒出了这趟客运路线的广告卡片。上面写着,冀EA5566和冀EA7788天天发车,13点对向发车。车配冷暖空调、饮水机、DVD。后面还标明,代办小型货物托运,价格优惠。

  新京报记者拨打车主的电话,已经转入来电提醒。

- 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studioagg.com/Xa/16413.html

最火资讯